站内公告:

“回顾与展望:中国教会大学史研究三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将于2019年10月11日至13日召开。

新闻中心
章开沅最新谈话:我现在关心的都是未来的事情,都是青年的事情
发布时间:2019-04-15   浏览次数:

章开沅最新谈话:

我现在关心的都是未来的事情

都是青年的事情



4月10日,桂子先导工作室的小伙伴们有幸拜访了华中师范大学老校长、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先生。今年93岁的章先生精神矍铄,温文尔雅,平易近人,朴实无华。聆听着先生的人生故事与思想见解,大家如沐春风,醍醐灌顶,眼界大开。没想到,93岁的老人思想如此之新潮新锐。思想让人年轻,或许这是章先生青春不老的原因。


见到我们,章先生有些感慨,感慨世事的变迁,时代的发展,同时也很欣喜,表示能与富有朝气的年轻生命交谈是件充满趣味的事情。





章先生说:“这人啊很有意思,没有别的可以贡献的,无非就是老一点的、快到终点的,跟生命刚刚开始不久的、起点的,终点人物跟起点人物对话。


章先生说:




这人啊很有意思,没有别的可以贡献的,无非就是老一点的、快到终点的,跟生命刚刚开始不久的、起点的,终点人物跟起点人物对话。


终点人物不一定都是功成名就,有很多原因,我可能是机会好,但至少有一点,我没有浪费时间,不管是顺境、逆境,首先要充实自己。


除了做好自己,章先生还以多年的教育经验告诉我们大学教育应该肩负的责任:“我是天生的老二,甚至于连老二都不是,我从来不想当老大的。但问题是,作为一个大学,一个层次比较高的大学,你从社会来讲,你就是要起引导作用。


大学不是以适应社会、顺应社会的潮流为满足的,有顺的也有不顺的,但更重要的是要站在潮流的前面来引导社会、引导潮流往正确方向发展,这就是大学的抱负。不是你的抱负,也不是我的抱负,是整个大学的抱负。


我们伟大的教育家陶行知就是这样做的,一个晓庄师范就改变了整个地区的面貌。华师走的就是这条路,就是晓庄道路。”

章先生对教育的发展十分看重,他谈到了自己正快速发展的家乡,认为这与其大力投入教育建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故乡在浙江湖州,他们现在搞出了一个产业,用桑叶做茶,做得很精致,是从我们村子里起步的。我当乡贤会的会长,我们两个乡协会长,一个我一个老支书,我们两几十年就是帮这个村子找致富的道路,最后选定的这个,环境保护、历史文化旅游的产业,到现在变化很大。侧重于历史文化产业是因为我们那个城镇里面从晚清到民国,出了那么多民国名人,都是省部级以上的,学科带头人、部队的将军之类的。那么一个小村子,靠什么?靠教育。我们的老祖宗连名字都没留下来,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只知道自己姓章,我们的家谱里一代二代都没有名字,一直到第三代才有名字,到第四代第五代就有点文化了,到第六代就开始有读书人或者当了军人的,到第九代一下子就起来了。因为他们但凡有点经济基础了,就会办学校。”




今年是五四青年运动一百周年,章先生谈到了自己对青年的很多期望寄许他关注青年的动态和青年的品质,表示这是青年发挥力量的最好的时代,希望大家多加珍惜时间、多加思考行动。


“我当过兵,给别人打过工,所以我读大学的时候都二十岁了,你们现在二十岁进大学都算迟的了。所以不要浪费时间,珍惜每一天,都是宝贵的。你别看还有四年,其实很快。多珍惜自己这四年,这四年就大不一样。


我们那时风云变化,社会动荡,战争规模也大,决定国家命运的时期,摧毁一个旧政权,建立一个新政权。现在不追求这个了,现在相对是稳定的,我们在一个太平的环境里面,那就应该充实自己,不荒废每一分钟的时间。


光埋头读书是一个方面,潜心学术、把学业做好这当然是最基本的,但也要适当地参加社会活动。这个人就是在这个社会里生活的,你不能离开群体;这人也不能光图自己享受,只从社会索取东西,反过来要给社会提供点东西。这些根本问题多想一下,境界就高一点了。”

对于这个黄金时代,章先生想对青年们说:“每个人都在追求幸福,但是怎么样度过这一生呢,那就看自己。”



“大学不管你四年、六年、十年,这历史是自己写的,人生是自己创造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毛泽东讲的这四个字最管用了,对老人小孩都管用。我现在就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到老学到死还学不完,不是别的学习,是学习怎么对待晚年,马上要进一步学习怎样面对死亡,死亡也要有尊严地死亡,这不是一件坏事。所以大家都是学生,不要把自己抬太高,什么这个大师那个大师的,太累了。有的人六十多岁就退休了,房子也卖了,干什么呢?他到处去玩,豪华游轮全世界跑,那有什么意思呢?顶多前几天有新鲜感。但是我们这多有意思啊,跟年轻人在一起,这叫接地气,不是一般的地气,是接你们青春的气息。你看我现在关心的都是未来的事情,都是青年的事情。”

此外,桂公子们围绕教育话题向章先生提出了几个问题,章先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没有直接给出答案,因为他认为教育类的问题解决十分具有难度,需要很多力量参与,但章先生发表的观点仍强有力地指出了要点,不乏张力,又不失包容之心。



以下是交谈中的提问与回复。


桂公子:如何解决西北边远地区的落后教育问题?

章先生:大家都对这个问题很关心,很着急,人大代表都在研究。但是讲来讲去那还是得要有人去干,首先一条就是要有人愿意下去,这是最重要的,越多越好。确实有很多很感人的模范,深深地感到教育的重要。你看我们那个湖州,那么小个市却有200多名人才出来。所以我每次回去都讲,你们不要光羡慕别人都出去在外面成大事业了,最重要的还是把教育弄好。但是话说回来,西北边远地区也不要自卑,就像不论是多不出名的学校,即便是二本三本,它也照样能出人才。我的准则就是,站在弱者的地位,不以弱者自居,我不是去乞求,我是去争取,我以强势的心态去争取,我用我的行动、以我的实力去争取,华师也就是这么起来的。

桂公子:现在社会对师范专业人士存在偏见,很多人都不愿意做中小学老师,包括已经做了中小学老师的人也劝自己学生未来不要从事教师职业。您对这件事怎么看?这种状况能不能通过大学教育改变?

章先生:这个思潮已经蔓延全国了,师范不安于师范,甚至师范生本身也不安于师范,自己就想摆脱这个师范院校。师范谈何容易啊,这道理我都不多讲。要解决这个问题最紧要的就是跟那些鄙视师范、逃避师范的错误思想和言论做斗争。首先自己要站起来,要以当师范生为自豪。凭什么轻视师范呢?哪一个人不是老师教出来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人,怎么成人呢?那还是得靠学校、靠老师,大家都不愿意干老师又希望有好老师来教自己的孩子,这本身就是矛盾的。我是真的非常感谢我的老师,特别是中学老师,可以说中学老师影响了我的一生,这些老师也不是特别的有名,也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们,但我是永远记得他们,我们的每一点成长都凝聚了他们的心血啊,至少他们每堂课都上得真诚,他们想方设法把你吸引进去,让你有了兴趣去学习,兴趣对于学习是最重要的。我们这个尊重老师是实实在在地尊重老师,特别是工作搞了一辈子、生命都快结束了的时候回来想起老师的好,是真心真意的感谢。

其次,要有人将这样的社会偏见拉回来。没有多少人真的愿意当乡村老师终生,但是反过来讲,为什么在同样一个条件下还有很多模范事迹、感动中国的好老师?任何时候,任何时代,都是多元的时代,都是有好思想坏思想的,关键就是做好事、有好思想的要起来发声,桂子先导就是一个发声平台。社会需要有声音,你有媒体我有媒体,大家都有媒体,都可以表达,这是个多元社会,从来就没有过完美无缺的社会,有光明也有黑暗。我们过去的错误就是想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这个未来一切都是善良的,但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好制度,没有完美的人。制度、法制、好的政策等等,这都要去思考和研究。但是有一条是明确的,任何时代都要有人站在高一点、看得远一点的地方发出自己的声音,你再好再伟大,你看到一些错误你不说,你的责任感去哪里了。大家都说章开沅是师范的铁杆粉丝,我毕生精力都给了师范。但是现在我退休了,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我不干预校政,华师的事情我反而很少讲话,但是对社会上一些大的问题那我非讲不可,如果连我这样的人都不愿意发出自己的声音,那社会在沉默中还有多少弯路要走?

最后,章先生谈了谈自己

他对教师这份职业仍然抱有高度的热情,就像对待他喜爱的文学和喜爱的华师。“我个人最欣慰的就是当了老师。大家都把我当大家、教育家,我不是大家我也不想当什么家,别人那研究教育的才是真正的教育家,我只是从事了一辈子教育。我觉得很值得,我崇拜我的老师,感谢我的老师,我自己也愿意当一个好老师,也教了很多好学生,我也希望这能一代代传下去。我有这么好的一个岗位,这个学校就叫师范大学,这不是最幸福的事情吗?


我没有羡慕过北大,我不是没有去北大或者社会科学院的机会,但是我没有去,我就在这里,华中师范大学。”


在与章先生长达一个半小时交谈中,我们桂公子获益匪浅,感触颇深,真正体会到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道理。同时,我们桂公子也感受了自己肩上的责任,我们要沿着章先生指明的方向前进。



文案/蔡李雪

排版/魏泽宇

文章来自:桂子先导



版权所有:武汉近代史研究所地址:华中师范大学内
电话:86-027-67861579传真:86-027-67862812
技术支持:捷讯技术